::: ::: ::: :::

 
新聞標題: 公告104年11月4日「舊嘉義市公所用地開發處分方式」座談會會議紀錄

新聞內容:

  

「舊嘉義市公所用地開發處分方式」座談會會議紀錄

  • 時 間:中華民國104年11月4日(星期三)下午2時
    • 地 點:本府文化局一樓演講廳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紀錄:范輝麟
    • 主持人:財政處李處長志城
    • 出席者:如簽到簿
      • 主席致詞:因為市長很重視今天這個議題,所以指派財政處與文化局,分別代表財經與文化兩部分,來聽聽大家的意見,沒有設限,相關的議題都可以發言,首先,本案涉及兩個價值觀的問題,一個經濟利益,一個是文化利益,我們不能講孰重孰輕,應該由多數人的意見為意見,左傳有關管仲與齊桓公的論政,有二句話表示「衣食足而知榮辱,倉廩實而知禮節」,就是說肚子吃得飽、穿得暖,再來說榮辱的事情就對了;倉庫內的米若滿了,再來說禮節,以古勉今來勉勵自己,大家儘量用一個開闊與包容的心,彼此聽不同意見,我會儘量把它記下來,彙整大家的意見,俾供市府施政參考。
    • 會議內容:
    • 議長辦公室林主任:我個人是代表議長過來,議長本來是要出席,代表她的關心,因臨時有事就派我參加,議長站在主持議事立場上,保持超然的態度,在這個議題上面,她表達沒有意見並尊重各界充分的意見,在本市議會上次臨時會時,我們的議員已充分的表達,透過今天的座談會,我們能夠做一個決定,舊市公所未來的一個命運,更完善、更良好的方向去發展。從我個人立場而言,文化一個價值,經濟又是一個價值,好像有所衝突,我曾經在國外見過另外一種結合,是不是我們能夠透過建築的設計,把文化、建築與經濟發展做一個結合,舉一個例子,我曾經在國外看到一個很大Shopping Mall,一個商場非常大,大概有四樓高,一樓的部分有一半的面積做公園,二樓大概有三分之二,三樓大概有四分之一,整個公園跟商場結合在一棟建築物裡面,化腐朽為神奇,我現在舉這個例子,是不是說我們也能夠把它應用在舊市公所,坦白說舊市公所建物年代也不久,建物規模也不大,整個土地面積開發或使用上,是不是能夠在設計上涵蓋進去,這是個人的想法或淺見,僅提供作為參考,期待今天經過大家充分討論後,有一個圓滿的方向的決定,期待舊市公所的開發有一個新的誕生。
    •  
    • 鄭光宏議員:在議會八月底到九月初開一個臨時會,那時候我有徵求今天有來關心的幾位議員,然後由我出個名,提案由市府辦理這次座談會,市府從民國八十幾年遷移到中山路之後,舊市公所一直閒置至今,其實不是閒置,為什麼?因為在民國八十六年市府移去中山路辦公廳舍之後,在八十七到九十一、二年中間,市政府有針對這塊土地辦理標售,想要活化並利用它,因為前面的公道十六有很多占用戶,五次招標均流標,九十二、九十三年之後,先開始與占用戶先調解,調解不成,才開始訴訟,歷經六、七年,直至民國九十九年完成排除占用,市政府也很想要趕快處理這塊土地,讓它活化再利用,當時候也報到市議會,市議會通過送行政院核定五年處分期,五年的處分期截止於明年五月十九日,所以從這個歷程來講,我剛才講過很簡單,十八年幾句話說完,不過我要跟大家強調就是說,其實就公部門來講,或是議會的立場來講,這塊地不是沒有要去活化它,當然也不像外界所稱放任閒置、任其荒廢,中間是有一段歷史過程。就舊市公所建築物來講,雖然我對這個建築物是有一個情感在,實際上就當地社區的民眾,或基層的民眾來講,其實它在那個地方放了十八年了,一直都沒有開發,對於當地的區域發展,與民生北路、民族路周遭住戶來說,他們也會覺得這個地方一直都沒發展,所以他們才一直想要發展,這個部分就回到我們處長提到,怎麼在文化保存與城市開發之間取得一個平衡點,我不覺得贊成開發的人就是錯,當然我也不是說贊成文化保留的人就是對,不管朝哪個方向,我認為都應該尊重彼此的想法,99年時為什麼我們會贊成要拆除的原因,讓市政府去標售的原因,大部分的議員都認為說,嘉義市還有許多的基礎建設都還沒有做,如果說今天有很多基礎建設都做好,當然今天來談文化保存是OK的,當時我們認為讓它先做標售,把錢挹注市庫會比較好的原因,在於現在嘉義市還有很多八米計畫道路、公道五、公道十六尚未開闢、爭取鐵路高架化,污水下水道、污水下水廠都還沒有做,如果有一筆穩定財政收入,可以支應做這些基礎建設,議會是會支持的,惟文資團體已提案送文資審議委員會,所以現在只能說,視文資審議委員會通過結論而論。今天座談會的意義就是要聽聽你們的意見。
    •  
    • 戴  寧議員:文化的利益和經濟的效益,我覺得其實不衝突,一個城市必須要有文化,相對就會帶來經濟效益,今天座談會最主要目的,就是要聽聽市民的聲音,匯集所有意見,我們在議會與市政府來做討論,站在我的立場,我認為文化是必需有保存的價值,這一點是必需要重視的。
    •  
    • 傅大偉議員:舊市公所的要拆或不拆,這是一個比較嚴肅的公共議題,任何公共議題都要經過充分的討論、充分的研究,聽取各方的意見,採取最多意見的方案來做決定,事實上議會也會聽聽所有市民共同的心聲,事實上留下來,古蹟的保留、古蹟再利用,有很多的方法,在國外也有很多的古蹟經過整修後可以再利用,很多改為餐廳,甚至有的改為飯店,那看要如何去運用,這個古蹟如認定市定古蹟,要如何去採取BOT案,或是採取OT案,我相信都可以去研擬,如果沒有被文資會認定的話,有可能就是拆遷甚至拍賣繁榮地方,當然它將來的何去何從,我相信這個是決定在嘉義市民的手裡,為了很多的公共建設,嘉義一年只有一百一十億的公共建設可以來建設嘉義市,實在是不夠,嘉義有很多的地方要建設,有很多都需要中央的補助款,但中央都要求地方出配合款,嘉義真的都拿不出配合款來,我們不希望嘉義市是負債累累的城市,我們每一個人把關都把的很緊,希望嘉義市財政一直是全國最好的,目前嘉義市的財政除了輸金門之外,我們的財政真的是全國最優秀、最頂尖的,因為我們把關把的很緊,不希望有太多的赤字的呈現,當然今天我們來到這裡就是希望聽聽大家的聲音,這個聲音我相信會影響到暫定古蹟的未來。
    •  
    • 黃盈智議員:首先我對這一棟建築物,支持開放的態度,不預設任何的立場,我們處理這棟建築物,要以大多數人的利益為主,希望以比較長遠的眼光來看,不要現在決定了,以後發展到另外一個程度,那個東西又變的格格不入,要以比較長遠的計畫來看待這件事。
    •  
    • 文化局林副局長:其實我是比較正向跟樂觀再看這件事情,因為我覺得很多東西我們都應該要跳脫一些迷思,不見得要是衝突或對立,本案建物經文資審議委員會列為暫定古蹟,就是說暫定保留六個月到一年之間來做審議,本局已委託南華大學在做文史資料的調查,調查時間約需三個月,之後召開文資審議委員會,再請審議委員會嚴謹審議該棟建物是否屬歷史建築或古蹟,以後審議列為歷史建築或是古蹟,其實可以與整個環境做一個融合,標售後,我們可以做一個附帶條件,你一定要跟建築物做融合的發展,用文化帶動整個經濟,未來是可以思考的,我不會悲觀的看待這件事情,很多東西我們應該要用反向來思考,這個地方也許將來是嘉義市一個發展很重要的一個方向。
    •  
    • 李處長:這棟L型建築物,到底是不是一個值得文資來保存,這個她提到兩點,一個是專家要鑑定,南華大學;第二審議會,因為它是代表一個產官學,我們今天似乎有一些聚焦。
    •  
    • 宋O雄先生:我是想說舊市公是有歷史古蹟的價值,最好保留不要拆,這是我個人的心聲啦!
    •  
    • 廖里長:首先我要先開宗明義的講,我贊成保留舊市公所,全台灣省所有的里長都在爭取里民活動中心,一個里沒有里民活動中心,就像一個家庭沒有客廳一樣,客人來要坐在哪裡?民眾辦理活動要坐在哪?我非常希望能夠保留,保留舊市政府,挪用其中一、二個空間,讓我們當里民活動中心,老人可以唱卡拉OK,那小孩可以學才藝,說明如下:第一點閒置,避免閒置,提供作為里民活動中心,出租就可以增加財政收入;第二點高度利用,舊市政府後棟如果拆了,剛好是一個空間,前面有花、有公園,後面有停車場,周圍有老房子,地方有這麼多的人文與雅仕,出租又有租金的收入,可以增加財政收入。第三點增進地方繁榮,標售後,可能是蓋百貨公司、可能是蓋大樓,那你說蓋百貨公司有用嗎?蓋大樓,嘉義市人口一直都是二十幾萬人,沒有工業,怎麼會有那麼多人來住這個的大樓呢?那再來就是,如果說這個地方我們把它活化,我相信周圍商圈會繁榮,周圍的商圈大部分他們都贊成活化,他們都看到檜意生活村,非常的羨慕,他們看到西螺老街,非常羨慕,增進地方繁榮。再來是改善市容景觀,我們的市長當初一直講澄波大道,垂楊路要建設成澄波大道,那中間點剛好在我們這個舊市公所,上面立了一個牌子,我們的市長政見要實施,我想要從這點應該是可以進行的,那再來就是增加財政收入,嘉義市的財政全省來講只有輸金門、馬祖,賣酒的,我們嘉義市不賣酒,我們嘉義市賣文化,為什麼那麼多人喜歡到台南去玩,台南人文氣息、到處有古蹟、到處有遊樂的地方,非常溫馨的地方,嘉義市沒有,文化沙漠,嘉義市很小我們可以做主,文化和經濟的衝突在哪裡?貧者因書而富,富者因書而貴,希望嘉義市是一個又富又貴、又小又美的地方,把舊公所留下來,讓我們當里民活動中心,讓很多年輕的文創團體可以在這個地方發揮想要做的事情,讓更多年輕人有夢想,「有夢最美,希望相隨」。
    •  
    • 李處長:市長昨天到今天都在台北,所以不克前來,你覺得誠意不夠,但是您們的意見一定轉達到,你的意見大概就是說要保存,爭取做里民活動中心,希望把這個意見轉達給市長。前面已經提到,這兩種價值觀的部分,多數都認為說可以兼容並蓄,我們是個好禮的社會,優於經濟的問題,是不是這個意思?那我想這個部分來講,錢不是萬能,可是沒有錢可是萬萬不能,所以我要跟諸位報告一些事情,財政部於上個禮拜評審嘉義市財政是九十九點九分,一百分的縣市只有金門,馬祖輸我們,最主要是因為議員比較把關緊,我也是當過金門的顧問,當過酒廠的顧問,因為他們六十五億的預算裡面來講,有這個將近四十八億是金雞母這個酒廠,那麼另外還有中央補助款,還有其他,因為他們的百姓是不用納稅的,我想我們這個就不要跟他比,嘉義市人口不多,但是我們的人口密度是全國第二,所以這一部分我要說明,不應該只以當地里來考量,應該全市一起來考量,盡量要用城市長期發展部分。
    •  
    • 呂理事長:  我是一個嘉義人,我也是在嘉義長大、讀書的,我七十九年離開嘉義,嘉義的人口二十六萬多,那麼我在十四年前回來嘉義,嘉義的人口二十七萬多,我很感慨,一般嘉義人在台灣省發展很多人,但是要回來嘉義從新開始打拚很少,我一個嘉義的子弟我在台北奮鬥的好好的,我願意回來嘉義,因為這是我的故鄉,我願意回來貢獻故鄉,我跟大家報告一下,建議談舊市政府這一塊土地開發,不要從一個點、或一個里來看它,要以嘉義市如何發展,這個城市如何讓我們更有榮耀,我想用這個角度來看可能會更好,而不是只是著重在經濟利益或是文化的保留,我想請大家用不同的角度來思考,整個嘉義市的定位與嘉義市的發展,都市建設要怎麼樣,我舉幾個例子,比如說現在談舊市公所,我想它是不是古蹟,老實講我認為不是,為什麼不是,很抱歉因為它沒有百年以上,第二個它可能也是危樓,為什麼?因為我跟大家報告一下,我除了是嘉義人以外,九二一地震我就是沒被壓死的災民,九二一地震我台中的房子是紅標建築,二、三個朋友都壓死了,包括我的鄰居,所以我對安全很重視,所以我蓋房子的時候,我很注重安全,所以我很擔心說,如果只是一個點,或是只是一個里來思考,這個建築物要不要保留,要不要做為古蹟,那麼以後如果公共安全發生了的時侯,請問怎麼辦?甚至我很擔心它是不是危樓,因為九二一地震有多少的建築物倒了,我歷歷在目,我除了是災民以外,我也看了很多的大樓它是怎麼倒,我去研究它怎麼倒的,這一點必須要提醒我們,文化的保存是很好,但是建築物的安全更不容打折,這個部分我很誠懇的提醒大家,因為我用一個建築很專業的角度再看這一件事情。那麼再談一個都市的發展,我們看看很多的古蹟是事實上它有歷史的價值,它有年代的考據,我常到全世界各地去看,我們會覺得很有價值性,如果像舊市政府的一個建築物,要來認定古蹟,全世界大概百分之二十以上的房子都要變成古蹟,因為年代差不多,所以這是一個問題。我跟大家報告一下,事實上我舉幾個,我們用全世界來舉例,我到日本去的時候,日本在東京的週邊有三個美術館,三個美術館都很棒,都很有文化水準跟文化素養,都是舊建築物改成新大樓,裡面融合文化跟藝術進去,在東京很棒!三個美術館連在一起。那麼我再舉幾個例子,像到北京去看保利大樓,北京的保利大樓它也是一棟建築物打掉重蓋,它在頂樓兩個樓層做一個保利美術館,裡面收藏比故宮還多的國寶,很棒!事實上新建築與舊文化是可以共存的,看怎麼樣去做,我覺得不一定要執著要不要拆,而是去思考嘉義市是要怎樣的未來,嘉義市都市建設要如何定位,嘉義市都市建設要怎樣的遠景,我想這個會比較重要。我一些外地的朋友來找我說「你們嘉義有什麼好玩?」,不好意思!東石漁人碼頭,要不然就是阿里山,沒有一個地方是嘉義市,嘉義市不大很好建設,都市怎麼定位,都市怎麼去發展,我們要給下一代什麼樣的未來,嘉義市的老年人口一直往上成長,各位也許沒有發現,嘉義市的老年人口成長很快,年輕人愈來愈少,怎麼辦?年輕人都要外出,嘉義市沒發展,沒工作機會,所以我們要思考的是整個都市要怎麼發展,而不是只是一塊土地。很多國外的經驗可以告訴我們,我應該怎樣把現有新的建築與舊的文化,怎麼樣把它融合,我甚至比較大膽要請處長幫我轉告這個意見,我們這兩塊地容積率350%太少了,嘉義市應該要有一個地標性的建築,比如說西班牙的畢爾巴美術館,一個美術館蓋好了,造就了整個城市的發展,非常不得了,嘉義有什麼?想想看台北有101,高雄有85大樓,現在高雄有一個很棒的東西,叫做圖書總館,很有文化的東西,各位有機會我建議你們去高雄的圖書總館看一下,很棒的一棟建築物,建築物裡面全都是文化的東西,建築和文化是可以共同說故事,它不是衝突的,我們再看看台中的歌劇院,歌劇院也是用一個很棒的一個文化和建築所交流的地方,我奉勸大家不要用一個點、用一個里來看,如何用一個都市的角度把嘉義市讓全世界知道,台灣有一個嘉義,嘉義市不是嘉義縣,大家都知道阿里山,不知道嘉義市,所以我很誠懇的用嘉義人的角色,在嘉義土生土長的四十八年,我對嘉義有很大的期待,可是目前我對嘉義有很大的失望,我不會因為失望而不努力,我們還是繼續為這個城市奮鬥,好像我從十四年前回來嘉義以後,我一直推動這個事情,嘉義人住的房子是不是一定要這麼醜?十四年來不斷創造嘉義建築的改變,希望透過建築去改變嘉義市的城鄉風貌,各位有沒有發現這幾年嘉義市的建築有比較好看,給大家一個參考,應該提高容積率,最好能夠到提高560%,甚至800%,建一棟融合文化的地標性建築。
    •  
    • 鄭理事長:「歷史決定城市的深度,保留舊市公所是涂市長成為文化市長的關鍵選擇」,舊市公所雖然沒有很多歲,但是舊市公所有它的故事,用故事來說城市的價值,比你用金錢的價值來說,都可以讓我們子孫有比較好的保留方法,我從九月份開始,都在市公所辦理音樂市集,希望透過用溫馨、溫暖,還有活潑的音樂市集吸引更多的嘉義市民,帶著他的大大小小,走進我們的舊市公所的圓環,來體認舊市公所建築的美,還有它外面很高的椰子樹,我們在這個音樂市集的現場我們有畫祈願卡,祈願卡就是來參訪音樂市集的朋友們,大大小小的朋友們寫下他們對嘉義市的期待,今天辦座談會不是就要聽市民的期待嗎?不就是要聽市民的聲音嗎?這就是聽市民的聲音,我們收集了,我們已經從九月份辦到十月份,收集了很多,這樣市民的心聲,我們把他做簡單的分類,放在我們救舊市政府推動聯盟的網站,還有放在臉書,各位朋友想要瞭解市民的心聲,就是要上我們的臉書,稍微簡單的說明一下,因為時間有限,我們先來聽聽小朋友,小朋友是由大人帶來的,大人、父母帶著來市公所來聽音樂看市集,對他的成長留下美好的回憶,所以這也是一種歷史的傳承,一種生活經驗的傳承,我們小朋友來到這個市集,寫下怎樣的心願,我們要有一個社區大學,我們要有一個公民議題的講堂,還有一點很重要,我們嘉義市沒有一個可以播放紀錄片,國際型的紀錄片、國內的紀錄片,還有國片這樣的一個電影院,如果我們嘉義市有一個專屬這種國片播放的電影院,這就是我們的文化財。我們隔壁的台南,台南有個林百貨,如果我們舊市公所,就空間寬敞,變成文創百貨的事情,這也是我們嘉義的文化財。
    •  
    • 鄭O文小姐:其實剛剛新富里的居民和里長也有說過,他們很需要一個里民活動中心,剛剛一位大哥說,不應該只是用里的角度來看事情,可是這個里的心聲反應了嘉義市民的感覺,生活在這裡的人的需求才是最重要的,我認為這樣的討論是好的,希望有更多場討論,更希望市長可以到場,我們翻轉嘉義工作隊也有參與救舊嘉義市公所推動聯盟,我們辦了很多市集,我們在十一月也希望邀市長,相關的局、處,文化局跟財政處可過來看看,它現已經是暫定古蹟,然後依文資法,其實它應該要被維護、管理,然後整理,我們希望可以運用財政處和文化局的協調,讓我們有機會可以進去看看,因為像今天也是在討論用地開發處分方式,都沒有進去過嘉義舊市公所,我不知道要怎麼完成討論。
    •  
    • 郭O良先生:我有一些看法,想要在這邊表達,我個人覺得老並不是一個包袱,舊也不代表應該要丟棄,反而是把老舊東西變成你的資產,你怎麼去活化,舉的一些例子,做為經濟文創的一個發展的亮點,我相信處長是從雲林來的,虎尾鎮的例子應該很清楚才對,他保留了現代的一個監獄所,還有兒童廳社,變成那個地方的一個新亮點,再結合一個糖廠,我的朋友跟我講每年帶來比以前至少多十倍以上的經濟效益、觀光效益,我覺得我們可以參考一下。
    •  
    • 林O涵小姐:我是一個在嘉義創業的年輕人,我開了個店稱島呼手冊店,在嘉義市的北興街這邊,我今天想要來談的是,年輕人要如何留在嘉義創業,大家很在意前景,很在意稅收,很在意嘉義到底有沒有錢,嘉義人口外流,不是沒有機會,我們在這邊找不到工作,出來做土地開發之外,我們找不到更好的工作機會,現在以我自己在嘉義市創業來看,覺得嘉義最有可能發展就是小型創業,小型創業怎麼做,它其實很困難,要找空間、要找場地、要找資金,對於年輕人來說都是一個很重的負擔,跟舊市公所有怎樣的關係?與嘉義市發展有什麼關係?大家想看看,如果嘉義市年輕人回來創業,我們人口數才會增加,人口數增加後,在財劃法下嘉義市財政才能增加中央的撥款,另嘉義人回來創業的話?嘉義才有機會增加稅收,目標應該是放在如何創造經濟效益這件事情,要讓嘉義的年輕人願意回來,甚至像我這種外地人我都覺得嘉義是一個好地方,我要回來做生意,另外一個想要講的是,我們在辦市集的經驗,我們曾經沒有想過嘉義市市集能夠辦得成功、辦得起來,可是光我這三個月在嘉義市公所辦市集,每一次的來客量至少四、五百人以上,我們攤商只有二十幾個,必須要誠實講就我自己開店的經驗,在那邊擺市集是我賺最多的一天,大家想看看,如果這一個空間這樣子維護下來,加上它的歷史氛圍、文化氛圍,讓我們這些小攤商進駐到裡面去,做為一個自己創業的激勵,可看到非常多在地年輕人創業、創意在裡面,這是我想要分享給大家的部分。
    •  
    • 陳O岸先生:我本身是一個建築師,我在嘉義市開業,我必需提醒一個建築物它到底有沒有結構上的安全,它還是需要經過一個鑑定的程序,我想這個鑑定的程序完成之後看它是不是危樓,就像舊市公所它是不是有保存價值,它還要經過文化資產審議委員會的審議,我想才能取得共識,才不會各說各話,我本身因緣際會參與了這個案子,我也進去過舊市公所,其實我進去是很驚訝,61年經歷過白河大地震,經歷過921大地震,我記得還沒有看到裡面嚴重的破壞,至少我目視看到是這樣子,今天發言最主要是談用地開發處分方式的建立,這是嘉義市有始以來第一次針對一個公共議題配合召開座談會,我在此也是肯定,肯定市政府、文化局與財政處的用心,我覺得任何方案都有利弊得失,標售這個部分我提供一些建議,相信大家都同意這是很重要的區塊,它的周邊公共區位是非常良好,旁邊有一個很好的公車系統,有很好的開發條件,更好的部分是屬於公有地,我覺得在嘉義的舊市區有這樣的公有地,現況還能夠由嘉義市政府持有是很難得,因為放眼望去,舊市區和前站這個區塊已經沒有這樣的土地了,沒有這樣的土地可以供我們去利用,但是它一旦標售變成私人的,要怎麼開發,其實我們很難去介入、改變它,我覺得嘉義市在文化保存與都市發展部分需要好好的思考一下,從我的建築專業來看,其實不是一個衝突的事情,它其實是可以並存、共融,其實它可以提出非常多的開發策略,這相關的案例在台灣已經屢見不鮮了,往北到雲林,往南到台南,其實我們臨近的鄉鎮有非常多的案例可以提供我們作參考,希望說嘉義市能找到未來發展長遠的方向,這塊用地其實從地圖找出來看,新舊並存並不是一個難題,它未來的開發方式怎樣去發展,如果文史的部分有一個明確的定位,它還有很多的事能做。
    •  
    • 鄭O塔小姐:主席您好,我是人民民主陣線,是有一個行動叫做剷土豪行動,我們其實關心全台灣的土地和文資議題,我自己的立場是認為文化和經濟並不相衝突,應該是相輔相成,但是具體的利益會衝突,譬如這些里民與可能的開發商,我覺得這些利益是應該,也是市長應該要處理的,當市民的利益衝突的時候,我認為他應該要有一個明確的立場跟態度。
    •  
    • 蔡O璇小姐:我是嘉義市的市民,土生土長的嘉義市民,因為我是離開台灣到國外念書,但是經過很多年回鄉之後,嘉義市還是跟以前一樣,人數成長相當有限,其實我也覺得年輕人要就業是非常困難的,因為大部分的年輕人只能往服務業去發展,就是賣吃的或怎麼樣,我回到嘉義之後,目前在幫我的老家做老屋修繕,我自己也是走一份創業,在我自己的老家,老家是28年就蓋了,目前也不是什麼歷史老家,就是一個老房子,位在民生南路上,從舊市公所一直往南走就會經過我家,我家也是在規劃的公道十六上,它是要被拆除的,我覺得不管怎麼樣,我還是想要盡我的力量把這個老家、老空間修繕成一個我可以創業的一個基地,那我要做什麼?基本上,我以前是在巴黎念書,巴黎城市有許多老空間,有個叫做巴士底歌劇院,以前是監獄,把監獄留下來變成是歌劇院;還有奧賽美術館,以前是車站,它是保留舊的建築做一些內部的修繕,變成一個可以利用的空間,舊市公所是我媽媽以前工作地方,我小時候也知道那個地方,也去過辦公室,對於舊市公所的一種回憶就是它為什麼要被拆除?我希望它可以保留,保留它的樣子,就像剛剛建築師也講了,它其實並沒有危險性,如何去利用它,希望是可不可以保留它,討論如何去活化它、去利用它,做個年輕創意基地,或是文創空間,或是市民空間。
    •  
    • 朱O上先生:前一陣子有一對雲林的夫婦來到嘉義,他們說我們就去北門參觀,那一邊建築並不能展現出嘉義的特色,他們覺得我來過嘉義了,我對他講說:「不然你去吃一下火雞肉飯」,他說:「哪一家比較好吃?」我跟他講:「文化路上有好幾家很好吃」,這個代表是說嘉義沒有一個讓外縣市的人看到說:「嘉義市哪一個建築物能讓他們值得回味」,而不是說一個建築物把它弄的漂漂亮亮,好像不能代表說外縣市人所希望看到的嘉義的景象,因為每一個縣市都有它代表性,但是我們嘉義市還沒有把這個東西,就像一顆鑽石一樣把它擦亮,雖然你那個建築物看起來是很舊,如何把這個建築物把它擦亮,讓外縣市的人過來的時候,會感覺你這個東西好像是有代表性,就這樣子。
    •  
    • 李處長:有關於文史和建築物的保留和經濟發展是兼容並蓄的,有很多人提說國內外都有這樣的例子。因此我們要用民間的力量,用怎樣的創意,大概多數都不想把它賣掉,但是如果這樣的情況我們來談古蹟,那我提只是一個例子,因為我在高雄住過滿長的時間,我也在高雄當過公司負責人,但是我們高雄一個例子就是說,謝長廷以前當市長的時候,我們火車站不是小的火車站,車站要地下化,原址要開發嘛!討論已經10幾年都沒有定案,結果因為一些市議員給他一個機會說「你一定要有兼容並蓄的思維」,所以謝市長就編了一些經費,就把那個火車站移了大概3~500公尺再保留下來。每天市民上網還可以看到移了幾公分(全民參與),那一塊原址就增加好幾百億。
    •  
    • 莊O全先生:我想我們聽到都是想要保留,我有一次問過魚夫-現在嘉義市駐市作家,因為他本身是作家也是畫漫畫的專家,他就提到一個觀念說,「這一棟是不是歷史建築,應由你們去評論,但我個人而言60年的東西,我想它不是」,他的美感在哪裡?你看看魚夫他要不要畫,他畫出來它的美感在哪裡,他現在畫的很有歷史價值的,都是日據時代留下來的,活化部分,他覺得說最重要的是許世賢,許世賢女士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角色扮演,在裡面的辦公室真正有他的歷史意義,所以我們再考慮這一件事情的時候不見得全部都要保留,簡單的講就是保留局部重要的地方。
    •  
    • 李處長:這個滿創意,他的想法裡面有兩點,就是保留重要部分,是不是有歷史的部分那是其次的問題,如果我們保留重要的部分又要賦與它歷史意義,不是冷冰冰的建築物,而是賦給它生命,也就是許世賢市長坐過的辦公室及文物。我們把那些照片以及歷史的回憶等都把它附在這個保留(core part)裡面,雖然建築結構不是那麼美,只要給它賦予生命、給它一個故事、給它一個整體生命力,我覺得這是目前所聽到對我來講學習最大的價值。
    •  
    • 張O晴君: 我目前負責市集攤商的聯絡部分,雖然二十幾個攤位有一半以上都是非常年輕的老闆出來創業的,經過了三四次之後,其實也換過一輪的老闆,為什麼?他們在這邊之前累積的實力以及市集的曝光,他們有自己的店面不用在市集裡面再流落了,所以其實那個場地能夠好好的運用,能夠給我們新的青年或是老的記憶的傳承都是一個機會,甚至島呼手冊店也是那時候的攤友之一,他們反應我們那邊的生意是非常好的,為了要整理那個場地,那個地方廣場在我們還沒關注之前也是一個雜草叢生、滿地都是落葉的一個情況,我們自發性把那個場地的環境做除草,把欄杆做油漆美化,甚至辦市集是沒有水、沒有電,也沒有廁所的,我們還是很成功的辦了三屆的市集,二十幾個攤販雖然不多,但是吸引到了大概四、五百個人潮,而且不是只有限定哪個族群,是所有市民親子都可以參與的地方,我們還沒關注之前,這樣子雜草叢生的廣場,沒有想到任何可能,因為我們沒有行動跟規劃,所以只要有良好的行動跟規劃,我們的舊市公所也會有這樣的可能去發展,如果只是把它拆除了,變成了一個大飯店或大百貨,對整個嘉義結構產業是不會有更大的影響的,飯店現在一直蓋,百貨公司現在生意沒有很好,我們的青年就業機會也只限定在基層的服務業,是不會吸到任何文史、藝術的人才再重新回流,希望嘉義舊市公所重新規劃、活化以後,能夠讓我們這些青年人才回到嘉義返鄉來發展,謝謝!
    •  
    • 廖里長:因為我要爭取里民活動中心只是附加價值,我想我參加過很多次的市集,來的都是年輕人,一次比一次多,我想年輕人會從這個地方找到他的希望,我爭取這個地方保留不是自私的為了我這個里,我相信是整個城市的發展,今天不拆,三百年後就是古蹟,高雄打狗英雄館也是帶動地方發展,以長期城市的發展來說,我覺得如果說把這個地方做成嘉義市的地標,不一定要蓋大樓,把它做成一個很有創意的地方,會是嘉義市的一個地標。
    •  
    • 張O藤先生:我想要提一個可能跟今天主題不完全有關係,那一塊基地座落在公道十六上面,我想請問一下公道十六什麼時候會把它開發完成,它以後是綠帶還是一條主要道路,剛剛議員有講過這是整體的東西,如果說這區域不知道什麼時候開發,以後有衝突,好像沒有機會知道這要做什麼用的。
    •  
    • 鄭O塔小姐:今天的結果跟進程我們什麼時候會知道?我們會如何知道?
    •  
    • 李處長:我們會趕快跟市長面報,會循公文程序裡面忠實的反應。
    •  
    • 鄭O塔小姐:不好意思!你誤會我的意思,我是說這次座談會的記錄和結果什麼時候會知道?
    •  
    • 李處長:儘快循公文程序報請市長核閱後繼續推動。
    •  
    • 鄭理事長 :今天是因為你處長來辦座談會嗎?那是不是要再請文化局來辦一場?
    •  
    • 李處長:我是上級指派我來做這個座談會的。
    •  
    • 文化局林副局長:目前是暫定古蹟,我們必須要等到調查完畢後再交審議委員會審議,如果確定為歷史建築,未來可能是再利用的問題。
    •  
    • 宋O雄先生:許世賢前市長在台灣非常有名,可以於舊市公所內放置一座臘像紀念。
    •  
    • 鄭光宏議員:公道十六位於民族路至民生公園之間未開闢道路,相關徵收及工程經費約需新台幣16億餘元,加上眾多未開闢八米計畫道路、鐵路高架化、污水下水道、污水處理廠等,若無大筆財政收入,將形成嘉義市政府重大的財政負擔。另都市計畫是否解編,市政府可於5年都市計畫通盤檢討中討論。
    •  
    • 傅大偉議員:從以前個案如獄政及文化專業園區,幫民眾爭取保留後又無法經營,最後淪為蚊子館窘境,文化專業園區整修花費3億元,到目前已經流標三次,應該思考保留建築物後為嘉義市帶來什麼,爭了預算後變成蚊子館,文史工作者如何消化資產。
    •  
    • 鄭O塔小姐:在地團體是無法負擔高額成本。
    •  
    • 鄭光宏議員:文化專業園區已竣工3年,文化部花費數億元整修,經營成本3年約9,000萬餘元,舊市公所後未來活化再利用亦會有許多疑慮。
    •  
    • 鄭O塔小姐:拆除後賣不出去,最後這塊土地如何使用。
    •  
    • 戴  寧議員:希望整理完整會議資料,提供市長參考。
    •  
    • 財政李處長:會議結束,謝謝大家。 
  • 散會:下午5時。
上一頁